Search for:
中东在全球经济供应链上越发重要 中企看好沙特和阿联酋的投资前景

[ 当谈到中国企业在中东市场面临的挑战时,反映的最多的是税务环境的稳定性以及石油价格对政府财政收入的影响,分别占比71%和68%。与此同时,在投资中东过程中及投后管理所面临的主要挑战集中在法律法规领域。58%的受访者对当地法规了解不足,53%认为挑战是较高的市场准入限制,50%认为本地化规则趋于严格,45%认为合规要求高。 ]

国际会计师事务所普华永道日前发布的一份调研报告显示,中资企业依然看好中东市场的发展前景,在中东地区有业务或投资的企业中,有82%的中资企业受访者表示他们正计划或继续深耕中东市场,其中沙特和阿联酋仍是未来3~5年投资中东的主要目的地。

普华永道全球跨境服务中国主管合伙人黄耀和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中东地区将继续成为中国企业可以持续深耕的重要投资目的地。除却传统合作领域外,双方在医疗卫生、新能源、信息技术、人工智能和网络安全等新领域的合作也在增长。

中企看好中东市场,并不是单相思。不少中东本土企业和组织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非常欢迎和重视中国企业到当地投资,共同探索商机。

迪拜多种商品交易中心(DMCC)首席运营官费亚尔(Feryal Ahmadi)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中国是我们的重点市场之一,加入 DMCC的中国公司数量也在不断增长。”

普华永道所发布的这份报告名为《中国投资者在中东地区投资信心观察报告》(下称“报告”),在3月至5月间,向在中东地区开展业务的中资企业和投资者发放网络问卷,有118家企业参与调研。

报告显示,中国投资者虽然经营遍布中东,但阿联酋和沙特是最主要的市场,分别有83%和73%的受访者表示其在这两个国家有业务和市场拓展活动。

是什么样的因素在吸引着中国投资者?报告显示,75%的受访者表示中东市场潜力大是其投资的主要原因,分别有36%和21%的受访者将客户购买力强和满足本地化需求也视为投资的重要考虑因素。此外,19%的受访者认为中东市场盈利能力高于其他地区,19%的受访者认为中东市场更容易进入像非洲等其他市场。

黄耀和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近年来,中东地区在全球经济供应链上的地位越发显著,阿联酋、沙特等国家也积极改善其营商环境,未来中东地区对于投资者的吸引力将进一步上升。”

超半数受访企业已在中东设立了地区总部,其中82%的受访企业将总部设在阿联酋。目前有超过6000家中国企业在阿联酋开展业务,涉及能源、港口、基础设施、通信、金融等多个领域。中国的四大国有银行在2008年至2017年陆续在迪拜设立分行,大型央企等也将其管理机构设在迪拜。

与此同时,沙特也在竭尽全力吸引更多跨国企业到当地设立区域总部,为此在2021年推出了区域总部政策。其中规定从2024年起,沙特将停止与区域总部不设在沙特的外国公司及商业机构开展业务,此举除了为争取更多投资,也是为了应对沙特失业率高企的问题。报告表示,“中国企业也正对该政策进行考察”。

当谈到中国企业在中东市场面临的挑战时,反映的最多的是税务环境的稳定性以及石油价格对政府财政收入的影响,分别占比71%和68%。与此同时,在投资中东过程中及投后管理所面临的主要挑战集中在法律法规领域。58%的受访者对当地法规了解不足,53%认为挑战是较高的市场准入限制,50%认为本地化规则趋于严格,45%认为合规要求高。

中东地区地处欧洲、亚洲和非洲的交会处,在全球有着重要的战略位置、区位优势和经济地位。中东地区资源丰富,是中国主要的原油供应国和贸易伙伴,同时也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战略支点与合作区域。

事实上,中国企业到中东投资并不是单向,沙特和阿联酋等国的企业和机构乐见中国企业到当地布局。沙中商务理事会主席、阿吉兰兄弟控股集团副董事长·艾尔·阿吉兰表示,“希望借鉴中国领先的技术和行业经验,不断提高沙特市场的生产效率。”

他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集团与顺丰国际在沙特合资创办了埃捷国际物流(AJEX),今年1月已经正式投入运营,这将帮助中国电商打开沙特市场大门,进而有效促进两国间的贸易往来和商业合作。

在今年6月,集团还与中国企业共同出资成立合资公司,在沙特境内开展金矿勘探合作。·艾尔·阿吉兰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将有利于进一步发掘沙特采矿业的可持续发展机遇,助力沙特‘2030愿景’的落地实施,为中沙双边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发展添砖加瓦。”

沙特拥有丰富的黄金资源。世界黄金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沙特现有黄金储量在阿拉伯世界位居榜首,在全球范围内位居第16。2016年,沙特王储·本·萨勒曼阁下颁布了沙特“2030愿景”,将采矿业确立为沙特工业增长的第三大支柱。

在阿联酋,DMCC首席运营官费亚尔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中心充分利用迪拜的优势,在迪拜建立强大的商品生态系统,并且吸引企业到迪拜开展业务。中国是中心的主要市场重点之一,加入中心的中国公司数量在不断增长。

DMCC日前还发布了《贸易的未来2022》报告,这份报告以“多边主义新时代下的全球贸易”为题并指出,全球贸易在2021年创下28.5万亿美元的历史新高,随着以区域化、服务贸易、创新和可持续贸易主导的多边主义新时代的来临,预计在今后数年虽然世界经济放缓,全球贸易仍将稳步增长。

费亚尔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阿联酋多年前就意识到经济和贸易多元化的重要性,并制定了战略,强调贸易多边主义,使得贸易更具弹性,并减轻疫情或冲突等因素带来的风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深圳GDP超3万亿或超阿联酋相当于跻身世界前30大经济体

金融界1月25日消息 深圳市委书记王伟中、市长覃伟中1月25日发布“致广大网民朋友的拜年信”,信中表示“深圳经济特区、深圳先行示范区建设步履坚定,综合改革试点落地见效,47条“深圳经验”全国推广,前海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空间更大了、责任更重了,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法治先行示范城市、粤港澳大湾区高水平人才高地建设带来了发展新机遇,创新步伐继续向前,深港合作加速推进,全球招商大会引资超8200亿元,3年共计超2.1万亿元,深圳经济总量站上3万亿元新台阶。这座城市的魅力、动力、活力和创新力正不断增强! ”

以2020年统计口径计算,全球GDP前30名门槛为2.9万亿元人民币,深圳此番成绩如果拿到国际舞台比较,或可以进全世界前30名。

此外,根据广东省发布最新经济数据,2021年全省GDP为12.4万亿元,同比增长8%,连续33年位居全国第一。

以2021年平均汇率6.45换算,广东GDP约为1.92万亿美元。这一总量,超越世界上90%以上的国家,与加拿大、俄罗斯、韩国等相当,远超西班牙、澳大利亚、荷兰等国。

按年平均汇率折算,广东省去年GDP总量约1.92万亿美元。这一数字放在2020年可以排到全球所有国家和地区中的前十位,且高于前十名中的意大利(1.89万亿美元)、加拿大(1.64万亿美元)、韩国(1.64万亿美元)等发达国家,堪称“富可敌国”。

阿联酋内阁会议审阅经济发展成果、批准多项决议

《宣言报》7月8日消息,阿联酋副总统兼总理、迪拜酋长谢赫..本.拉希德.阿勒马克图姆在首都阿布扎比主持召开内阁会议。

会议听取了新冠大流行期间(2020-2021)经济计划实施情况报告。由联邦和地方部门合作实施的33项举措分三个阶段,完成率达100%。举措主要集中在赋能新经济、发展重点行业、开拓国内外市场、提供融资支持、促进贷款、刺激旅游业、吸引人才和鼓励创新等方面。

会议审阅了经济发展成果。2021年阿联酋GDP增长3.8%,超过国际机构预期1.7个百分点(此前预计为2.1%),非石油经济增长5.3%;外国直接投资流量较2019年增加16%,非石油出口增长47%,新注册公司数量增加126%,经济活动收入增长19%。

会议批准未来六个月内价值24亿迪拉姆的公民住房贷款,预计每月有500人从中受益。2022年受益人总数将达到3000名。未来几年,扎耶德住房计划目标是完成1.3万套住房。

会议批准给予在联邦政府部门工作的公民“创业假”,允许其享有一年假期自由创业,同时为其保留岗位和发放半年工资。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涉未成年人违规内容举报算法推荐专项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237

疫情后阿联酋经济前景如何?

2020年,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简称“阿联酋”)经济受到双重冲击:一是2020年3月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简称“沙特”)之间的分歧导致油价暴跌;二是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据初步估计,阿联酋经济在2020年萎缩了6.1%。然而,2021年阿联酋经济增长前景光明。据科法斯集团(简称“科法斯”)预计,由于阿联酋快速推行疫苗接种运动、全球经济急剧复苏和能源价格反弹,2021年阿联酋经济增长率将保持在3.1%。

科法斯预计,旅游业、建筑业和零售业的表现将与疫情变化密切同步。推迟一年后,于2021年10月开幕的阿联酋2020年迪拜世界博览会(Expo Dubai 2020)吸引游客流入该国。不过,预计阿联酋旅游业不会立即恢复到疫情暴发前水平。由于其枢纽地位,游客和外籍人士返回阿联酋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建筑和房地产业的复苏,同时远程工作和购物可能是拖累因素。零售业是该国最多元化和最发达的行业之一,疫情也将成为零售业的决定因素。然而,在疫情大流行期间,消费者推迟了大额购买事项,这种压抑的需求支撑了销售。

石油和运输业将受益于全球和地区经济的快速复苏以及贸易复苏。2021年7月,阿联酋同意欧佩克+(OPEC+)增加其基准石油产量。尽管面临挑战,阿联酋石业的前景依然乐观,与一些旨在扩大该国生产能力的投资项目一致。阿联酋作为区域贸易中心的地位将支撑其运输部门平稳运行。

在这种情况下,一方面,阿联酋和以色列关系正常化将对双方在各个领域的贸易和投资都有利;另一方面,在争夺地区枢纽地位的问题上,阿联酋与沙特可能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紧张局势。不过,预计这些将局限于经济领域。

与该地区其他石油出口国一样,阿联酋经济在2020年受到双重冲击:石油价格暴跌和疫情蔓延。在2020年3月沙特和俄罗斯之间的石油价格战后,石油价格从当年年初的约70美元/桶降至20美元/桶。根据初步估计,阿联酋经济在2020年收缩了6.1%,与全球经济因疫情而收缩的趋势一致。同年,阿联酋非石油经济收缩6.2%,其中住宿和食品服务下降23.6%,批发和零售贸易下降13%,建筑业下降10.4%。

不过,由于以下几个原因,2021年阿联酋经济增长前景更加光明:基数效应、油价上涨、当地疫苗接种率高及全球经济复苏速度快于预期。科法斯预计阿联酋2021年经济增长率为3.1%。事实上,阿联酋是世界上新冠肺炎疫苗接种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到2021年6月底,该国已接种超过1 570万剂疫苗,达到每百人159剂。到2021年年底,所有符合条件的年龄组都有望100%接种疫苗。在此情况下,阿联酋能够逐步放宽疫情限制措施,从而活跃商业活动。

旅游业将最先感受到快速推出疫苗和取消疫情相关限制的利好。2019年,旅游业占阿联酋国内生产总值(GDP)的7%~8%。受疫情影响,阿联酋的国际入境人数减少70%左右,从2019年的2 800万人下降到2020年的850万人。2020年,迪拜接待了550万名游客,比2019年减少了1/3。由于新冠肺炎疫苗的推出,阿联酋已经允许酒店满负荷运营,这最大限度地支持了该国举办迪拜世界博览会。

阿联酋的游客35%来自亚太地区、27%来自欧洲、26%来自中东。一旦这些主要客源市场重新开放,游客大面积接种了疫苗,阿联酋旅游业将反弹。然而,预计不会立即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新冠肺炎疫苗的推出以及酒店和餐厅的快速重新开放将有助于阿联酋在中东和北非地区的旅游人数方面取得更大的成绩。然而,预计2021年阿联酋将吸引1 200万名游客,低于疫情前的水平;旅游收入达到150亿美元,低于2019年(350亿美元)。2021年前两个月,迪拜仅接待了81万名国际游客,而2020年同期为327万。

根据房地产咨询机构JLL发布的报告,2021年第一季度,阿联酋酒店入住率为60%,而2020年同期为81%。该行业的复苏将伴随着游客始发国疫苗接种的步伐、旅行限制(如暂停来自印度的客运航班)以及全世界持续存在的健康风险。

2021年,阿联酋决定通过以削减5.3%的支出来实施财政纪律(迪拜预计总体支出将削减14%,包括资本支出下降35%和行政成本下降12.4%),这将影响旅游业和酒店业新项目的完成。根据惠誉解决方案公司(Fitch Solutions)的研究,阿联酋有150多个酒店项目正在筹备,5万多间客房正在开发。

上述财政措施将有助于房地产业和建筑业缓慢复苏。根据JLL发布的数据,2021年第一季度,迪拜房屋平均销售价格和租金仍比2020年同期分别下降了5%和10%。同期,阿布扎比房屋平均销售价格似乎稳定下来,但平均租金仍比2020年同期的水平低3.5%。尽管如此,由于政治稳定和商业环境友好,阿联酋仍然是一个具有吸引力的枢纽。

阿联酋最近允许外资在当地拥有100%的公司所有权,以鼓励外国直接投资(2020年投资额为110亿美元),并实施了有关外籍人士签证的新举措。然而,疫情已导致外籍专业人员从阿联酋撤离。

此外,写字楼和零售细分市场的价格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仍将面临下降压力。虽然网上购物的兴起将加剧这一压力,但专注于娱乐和休闲的其他房地产类型将继续受益于家庭需求。办公将继续受到远程工作政策的影响。此外,得益于迪拜世界博览会,阿联酋一些推迟的项目可能会恢复,这反过来将支持2021年其建筑业的增长。

快速接种疫苗和旅游流量的恢复将对零售销售逐渐产生积极的影响。在2020年同比下降14.3%后,预计2021年阿联酋私人消费将增长1.1%。到目前为止,阿联酋政府刺激计划支撑了这一前景。截至2021年7月,阿联酋已拨款约90亿美元(占该国GDP的2.5%),其中大部分用于企业而非家庭。这些措施包括降低公司费用、税收和其他收费,提供信用担保、退税等。

在家庭方面,阿联酋对尚未偿还的分期付款、贷款和信用卡利息等实行延期措施。因此,私人消费的反弹将主要取决于疫苗接种的进度和旅游业的重新开放。惠誉解决方案公司表示,2021年消费者优先考虑的食品和非酒精消费品将比2020年增长3.3%。家庭用品将是另一个从经济复苏中受益的细分市场。在疫情期间,消费者推迟了大额购买事项,在压抑的需求支撑下,销售额2020年下降9.2%后,预计2021年将增长4.9%。尽管如此,由于消费习惯的改变和2020年的经济收缩,预计消费者仍将对价格保持敏感性,并倾向选择更多折扣商品。这可能会使业务线定位为中低端市场的公司营业额增加。

油价上涨将有助于阿联酋的经济复苏,因为石油收入约占其GDP的30%和财政收入的50%。到目前为止,在全球需求上升和部分供应中断的背景下,2021年的油价相比2020年年底上涨了近50%,徘徊在73美元/桶上下。阿联酋约90%的石油出口到亚洲,这表明日本、韩国和中国等主要买家的经济复苏对阿联酋的出口收入至关重要。

2020年4月达成的欧佩克+协议的条款——2020年5月和6月将石油日均产量削减1 000万桶,以支撑疲软的油价——正在让阿联酋吃苦头。其参考产量和配额分别为316.8万桶/日和270万桶/日,低于阿联酋最新的400万桶/日的产能。这意味着该国可以生产其石油产能的68%左右,而俄罗斯和沙特的石油产能接近85%。因此,2021年7月,阿联酋反对欧佩克提出的增加配额建议,要求对基准进行审查。

在谈判破裂后,阿联酋和沙特同意从2022年5月起将新的日均产量基准定为350万桶。阿联酋需要石油收入为其经济多样化战略提供资金,并支持石油部门以外的部门。尽管存在这些短期挑战,但阿联酋石业的前景依然乐观,与一些旨在扩大该国生产能力的投资项目一致。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ADNOC)计划将鲁瓦伊斯炼油厂(al-Ruwais)的产能增加60万桶/日。该公司还将通过新的投资增加天然气和石油产量,以满足阿联酋日益增长的天然气需求。

2020年年末,阿布扎比最高委员会(SPC)批准ADNOC在未来5年内投资1 220亿美元,用以扩大阿联酋的油气储量。2020年,阿联酋石油产量以近10%的速度下降至280万桶/日。截至2021年6月,该国石油产量为268万桶/日。然而,生产限制和项目启动延迟可能会影响该国目前生产能力的扩大,加之疫情导致旅游收入面临压力,用于经济多元化的资金可能减少。

经济从疫情中复苏的能力也将取决于阿联酋区域中心作用的持续性。该国是海运、陆运和空运连接的关键中心。杰贝尔阿里港(Jebel Ali)是世界第九大港口,主要服务于海湾地区、非洲和印度次大陆。由于经济的复苏和全球疫苗接种的加速,全球贸易量的增长(科法斯估计2021年增长11%)将为阿联酋对外贸易提供支持,预计2021年该国贸易额将达到5 400亿美元,而2020年为4 780亿美元。该国主要再出口商品包括矿产品、塑料、化学品、金属和运输工具,对全球商品价格非常敏感。

根据惠誉解决方案公司的分析,阿联酋贸易复苏将使2021年和2022年的公路货运量分别同比增长3%和2.9%。更加强劲的国内需求以及2021年10月—2022年3月期间举办的迪拜世界博览会将推动公路货运需求和空运需求增加。

航空运输抗击疫情需要大量紧急医疗产品,也将在短期内提振空运需求。预计2021年阿联酋航空货运吨公里将比上年增长7.5%,2022年将增长6.9%。这些积极的动态也将支持2021年和2022年阿联酋关键港口的交通。2021年,哈利法港(Khalifa)和杰贝勒阿里港的集装箱吞吐量预计将分别增长5.2%和2.9%。

然而,疫情反复和全球经济新一波封锁措施可能会影响这一积极前景。阿联酋人口较少(约1 000万人),容易受到国际贸易量波动的影响。该地区其他国家为成为交通枢纽持续付出努力,对阿联酋形成了竞争。沙特将在运输部门投资1 330亿美元,这是该国“2030愿景”计划的关键支柱。将主办2022年国际足联世界杯的卡塔尔也在其高速公路项目中进行了大量投资。相反,阿联酋为缩小预算赤字而实施的财政措施可能会拖累该行业投资机会的进一步释放。

在2021年7月举行的欧佩克+会议上,阿联酋对石油日均产量参考基础的强烈反对导致了其长期盟友沙特的对抗。尽管分歧在随后几天内得到解决,但双边关系仍相对不稳定。这场口角正值沙特决定对阿联酋、埃塞俄比亚等国家实施旅行限制措施,原因是担心疫情蔓延。该地区两个主要国家之间的冲突,实际上与它们愿意经济多样化、远离石油有关。

沙特比阿联酋在经济上更依赖石油,其40%的GDP、80%的出口收入和65%的财政收入均来自石油。沙特已经实施了“2030愿景”战略,旨在实现国家经济转型,成为商业和贸易中心。尽管阿联酋的经济规模约为沙特的一半,但前者能够吸引几乎等量的海外资本。2020年,流入阿联酋的非居民资本总额(包括外国直接投资和投资组合)为375亿美元,而流入沙特的非居民资本总额为310亿美元。近年来,沙特频频挑战阿联酋的区域枢纽地位。尽管竞争日益激烈,但冲突仍应局限于经济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