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for:
英国为什么叫联合王国?英格兰是如何拉拢苏格兰、爱尔兰的?

英国是一个存在感超强的国家,无论是曾经殖民地遍布全球威风不可一世的的“日不落帝国”名号,还是在全球范围内通用的地球“普通线个国家组成的“英联邦”,以及该国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的地位,无不在昭示着该国在全球范围内罕有其匹的影响力。

▲某知名语言学习平台上的各国最流行外语,绿色为英语,蓝色为法语,黄色为西班牙语,红色为德语

正如英国的正式国名“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一样,英国实际上是由四个“国家”联合组成,甚至在官方层面上,四个地区都被英国政府视为“country”或“nation”(国家),虽然各国无主权,但都保持了相当高的身份认同和文化认同。

当你向别人介绍一个苏格兰人是English(英格兰人)或者British(英国人)的时候,有些人也许会立刻愤怒地指出:“Im Scottish(我是苏格兰人)!”

举个例子,英国的四个部分多年以来一直分别独立组队参加足球比赛,只是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作为东道主派出了一直史无前例的“英国队”参加比赛。就是这样,也会受到威尔士足协、苏格兰足协和北爱尔兰足协的反对,认为组队参赛会影响到他们个体的独立性。

▲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英国足球队,但苏格兰足协反对,未有球员参赛。最终英国队仅由英格兰和威尔士球员组成

形成这种问题的原因,就在于英国的四个地区的居民本来就分属不同的人种:威尔士和苏格兰的主要人种是大不列颠岛的土著居民凯尔特人。

公元1世纪左右,罗马帝国大军跨过海峡攻进大不列颠岛,土著居民无法抵挡,逐渐后退到了岛屿的西部和北部山区,这也成为了威尔士和苏格兰的源起。

而罗马帝国则占据了岛屿最为富庶的中南部,在帝国衰落后,属于日耳曼人一支的盎格鲁-撒克逊人趁机进入,占据了此地,在日后这个地方又混杂了部分凯尔特人、北欧人的血统,成为了今天英格兰族群面貌的雏形。

这种三足鼎立的形式在大不列颠大约持续了几百年。到了1200年左右,英格兰凭借着种种优势,逐渐强大了起来,挥师西进,征服了威尔士。可是威尔士并不会甘心屈服,进行了数次叛乱。

为了笼络威尔士人的心,英王爱德华一世决定让他的长子从小前往威尔士生存,使未来的国王最先接触的语言就是威尔士语,最先接触的风俗就是威尔士风俗,从此,英王长子被封为威尔士亲王就成了惯例,最大程度地使英、威两国能够融为一体。

▲威尔士亲王 = 英国王储,现任威尔士亲王“六十年太子”查尔斯,母亲为现任英王伊丽莎白二世

这些措施也使威尔士人对英国的认同越来越强。本来英格兰与威尔士距离就最近,交流也方便。因此,当今威尔士也是除了英格兰外,对国家统一认同最强的地区。

苏格兰与英格兰经度相同而纬度不同,关系自然疏远许多。而且苏格兰与英格兰交界处一片山地,地形崎岖,道路难行。也就是说,不用苏格兰废半分力,大自然就已经帮他建好了对付英格兰人的城墙。

统一威尔士后,英格兰人就又打起了北面的苏格兰的主意。但问题是,苏格兰的战斗力可不是威尔士能够相比的,英格兰人打了很长时间也打不下来。而更麻烦的是,英格兰还面临着南面的真正的世仇—法国。

为了避免两线开战,集中精力对付真正的敌人法国,就不得不改变了对苏格兰的政策,玩起了和亲,英格兰王室就和苏格兰王室时不时地通个婚,结个亲,毕竟亲戚之间好说话。

到了1603年,英格兰历史上著名的童贞女王—伊丽莎白一世去世,她终生未婚没有子女,就只能从近亲属中选择继承人,而算来算去,最后选择的继承人居然是此时的苏格兰国王、伊丽莎白一世的侄孙—詹姆士六世!

就这样,因为国王是一个人,两个国家也就由此戏剧性地结成了邦联制国家—大不列颠王国。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苏格兰人对于英格兰始终不肯低下高傲的头颅,也正是在苏格兰人的口中,英国被形容成苏格兰和英格兰的婚姻,而苏格兰则是丈夫。

虽然苏格兰人真正允许自己的议会搬到伦敦的原因是为自身的利益考虑:在贸易全球化时代的新纪元,只有与自身文化接近英格兰联姻,才能够在自己所不擅长的贸易领域获取更多的油水,在英国主导的世界体系中分取更大的一杯羹。那么如今的苏格兰为何又会想起独立的念头呢?答案也是利益。

上世纪60年代,在苏格兰所属的海面上发现了含油量丰富的北海油田。北海油田的含油量达到英国90%的油气资源,能够产出巨大的经济利益。

可是自从北海油田开采以来,其所产生的收入一直归伦敦中央政府所有,近在咫尺苏格兰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开面上的黑色金矿一点一滴地进入了别人的腰包。

这造成了部分苏格兰政客的不满,他们认为苏格兰如果独立,就可以凭借北海油田的资源和小国寡民的优势,过上类似对岸挪威富得流油的生活。

再加上大英帝国已经风光不再,以及一些关于移民、财政等方面政策上,尤其是关于是否要继续留在欧盟内的选择上的分歧,分家的呼声,又就在苏格兰这片土地上愈演愈烈起来。

如果说英格兰与威尔士、苏格兰的结合过程还可以称得上你情我愿、温情脉脉的话,那么它对北爱尔兰的占领过程,就只有一个词可以恰当地形容—血腥残忍。

而要提到北爱尔兰,就不能不提到旁边的另一个国家—爱尔兰。与苏格兰和威尔士不同,僻居荒岛的爱尔兰要更加落后。而且,爱尔兰人与英格兰人有着更深的文化隔阂:爱尔兰土著多是天主教徒,而经过宗教改革的英格兰移民多是新教徒。

在英国爆发的内战和光荣革命之中,信息滞后的爱尔兰人,都选择支持已经日暮西山且最终失败的英国封建王室。

伦敦政府和议会对爱尔兰人的态度愈加鄙视,他们对爱尔兰采取了不同于威尔士、苏格兰亲和的融合政策,而是完全将其当做殖民地一样剥削。在爱尔兰成立的议会没有一个爱尔兰人,全爱95%的耕地被外来的英国军官所占有。

▲爱尔兰大饥荒,英国统治下的爱尔兰人口锐减四分之一。作为地主的英国人却对爱尔兰人的生死存亡毫不关心,甚至要求爱尔兰继续向外出口粮食

在内外压力之下,英国政府终于在1921年作出了妥协的决策:将爱尔兰的32个郡分成两半,允许爱尔兰南部的26个郡成为“自由邦”实质独立,而北部的六个郡却因为新教徒移民较多的原因被继续留在了英国,而这6个郡也就成了现在的“北爱尔兰”。

北爱尔兰虽然被留在了英国之内,然而却仍然有着为数不少的天主教徒和爱尔兰民族主义者,他们希望北爱能够加入爱尔兰,而英国政府给予新教徒的种种特权让他们更加不满。

他们成立了旨在通过暴力斗争获得北爱独立的武装组织—北爱尔兰共和军,由此也引发了长达30多年的北爱武装暴力冲突,难以统计的爆炸、谋杀、枪击事件和武装冲突在这片土地上发生,总计3000余人在各种各样的暴力冲突中丧生。

面对令人头疼的北爱,为了能让北爱留在境内英国政府采取了一些手段:一方面力促英国本岛继续向北爱移民,改变当地族裔比例,同时也鼓励北爱本土居民前往英国本岛上学或者工作发展,使得双方在文化上进一步交流融合。

另一方面,英国政府对北爱的民族主义势力采取了分化政策,拉拢其中较为温和的派别,使其放弃了原先的暴力斗争政策进入议会,和英国人一起成立了北爱联合政府。

通过这两方面的努力,北爱尔兰问题终于进入到了英国政府可以控制的地步,2005年9月,北爱尔兰共和军解除了大部分的武装,这也意味着其终于放弃了与政府进行军事斗争的能力。

总而言之,英格兰与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这三兄弟的离离合合就像一出跨越千年的悲喜剧,在新千年之初,总算迎来了一个稍显圆满的小结。

然而,小结不是结局,随着英国正式脱欧的时刻越来越接近,已经在2014年举行过一次独立公投的苏格兰人越来越倾向于再次独立公投,英苏这对千年冤家是否会又一次走到分手的关节点?

从电影《勇敢的心》中探寻苏格兰与英格兰之间的历史恩怨情仇

在《勇敢的心》电影里,爱德华一世是一个心狠手辣、老谋深算却又极具魅力的国王。历史上,爱德华作为亨利三世的长子,文武双全,身材高挑,有口吃但肢体语言丰富,左眼睑下垂。之所以称他为“长腿爱德华”,是因为他在骑马时双腿能够将马鞍紧紧夹住,而且他酷爱打猎,但不喜欢用弓箭标枪,甚至不带猎狗,他热衷于用短斧直接砍杀猎物。

在第二次“男爵战争”中,爱德华手刃了英格兰贵族领袖西蒙·德·孟德尔,一举了金雀花王朝内部反对派。随后在1268年,爱德华以个人而非王国名义加入了由法王路易九世主导的第八次十字军东征,但路易九世并未以耶路撒冷为目标,而是试图征服北非突尼斯王国,但他本人在登陆后便死于瘟疫。1272年,亨利三世病逝,此时爱德华远在西西里,在英格兰贵族势力多次请求下于两年后在伦敦加冕。

登基后,爱德华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加强王权打击贵族势力,1278年通过《格洛斯特法规》明确了最高法院法官可持调查令调查贵族在领地内的所作所为。1279年颁布《莫特美因法规》禁止贵族向教会赠予领地,所有贵族领地买卖均应在国王的监视和默认下进行。

与此同时,爱德华致力于战争,通过武力扩大金雀花王朝在欧洲的影响力。1279年,爱德华与法国国王腓力三世签署《亚眠条约》,英格兰同意放弃海峡对岸的诺曼底,但作为交换,卡佩王朝必须用阿基坦公国的部分领地交换,这一举措保证了金雀花王朝在欧洲大陆核心领土阿基坦的安全。趁着腓力三世与罗马教廷争权夺利的机会,爱德华果断出兵威尔士和苏格兰。

1277年,历时7年爱德华终于征服威尔士全境。熟悉英国历史的人都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爱德华征服了威尔士,但在颁布《威尔士法》时却遇到了威尔士贵族们的极力反对,威尔士人认为既然爱德华家族想要彻底得到威尔士的王位,必须一位在威尔士出生,不会讲英语,人生第一句话说的是威尔士语的亲王来管理他们和他们的王国。而爱德华给出的答案是把即将分娩的王后火速接到威尔士,随后让自己刚出生的儿子顺利继承“威尔士亲王”头衔,并迫使一大群威尔士贵族向婴儿下跪宣誓效忠完成了对威尔士征服的最后一步。爱德华一世的做法,保障了两个王国之间长久的精神纽带,以至于在今天英国王储依然保留了“威尔士亲王”的古老头衔。

威尔士征服的结束意味着苏格兰战争的开始,自亨利三世与苏格兰国王亚历山大二世划定国界后,两国一直相安无事。但苏格兰北部海岸线频繁受到挪威王国的袭扰。作为维京海盗直系后裔,挪威国王哈康四世占领了苏格兰西北部的赫布里底群岛,不时登陆抢劫。1266年,亚历山大三世夺回海岛控制权,代价是把自己的女儿玛格丽特嫁至挪威。1286年,亚历山大三世去世,由于他的几个儿子均在他之前便全部过世,在遗嘱里亚历山大三世明确表示传位于外孙女——挪威公主玛格丽特(即之前远嫁挪威的玛格丽特公主女儿,母女名字相同)但问题是玛格丽特公主年仅3年而且在回国途中突然暴毙。苏格兰顿时陷入内乱,在内乱中脱颖而出的两大家族——巴里奥家族和布鲁斯家族成为苏格兰王位最具竞争力的候选者,巴里奥家族混杂着盎格鲁——撒克逊和法国血统,而布鲁斯家族则是维京人的后代。

爱德华深知无论是巴里奥家族还是布鲁斯家族,他们的实力均无法与自己治下的英格兰相比,但为了取得出兵苏格兰的合法名义。早在玛格丽特公主从挪威返回时,他便打通了罗马教廷的关系,罗马教廷承认了挪威公主玛格丽特与爱德华一世之子爱德华二世的婚事。如果挪威公主入主苏格兰,那么爱德华二世将顺理成章带上威尔士和苏格兰的两顶王冠。玛格丽特公主意外死亡后,爱德华一世秘密接触巴里奥和布鲁斯两大家族,并最终获得了布鲁斯家族的效忠,双方暗中联合计划在苏格兰国王竞选时打压巴里奥家族。

1292年巴里奥家族首领约翰·巴里奥意外胜出,但他很快发现在苏格兰,爱德华与布鲁斯的势力日益强大,担心夜长梦多的约翰·巴里奥寻求法国的帮助,而一直试图从金雀花王朝手中收回阿基坦的法国国王腓力四世选择与约翰·巴里奥结为儿女亲家,公开表示支持“苏格兰正统国王”约翰·巴里奥。

1295年,苏格兰与法国在巴黎签署了共同对抗英格兰的合约,即历史上长达200多年的著名的“老同盟事件”。法国与苏格兰的同盟结束于1560年,持续265年。它被认为是历史上的存在时间最长的外交同盟。

“老同盟事件”几乎等同于苏格兰向英格兰宣战。但为了避免同时与法国和苏格兰作战,爱德华一世决定先发制人,他再次利用布鲁斯家族,并在其领袖罗伯特·布鲁斯(在《勇敢的心》里由安古斯·麦克菲登扮演的“两面派”并在华莱士倒下后良心发现,领导苏格兰继续抵抗英格兰人的亲王)的协助下,约翰·巴里奥被送进伦敦塔监禁。但爱德华不曾想到,眼看苏格兰已是囊中之物时,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威廉·华莱士站出来。在《勇敢的心》里,威廉·华莱士被设定为一个出身于农民家庭并被英格兰俘虏作为奴隶的民间草莽英雄,他反抗英格兰人的动机是因为心爱的女人被英格兰士兵残忍杀害。但历史上真正的华莱士来自苏格兰西部一个富裕的骑士世家。1296年,威廉·华莱士因杀害当地税务官成为金雀花王朝的通缉犯,但爱德华在苏格兰的横征暴敛引起了各个苏格兰阶层的不满,所以当华莱士举起反抗的大旗时也就不奇怪为何会得到绝大多数苏格兰的响应了。

忙于对付腓力四世的爱德华一世起初对华莱士领导的苏格兰军并不在意,只派了7000人的军队前去,两军在福斯河上斯特灵桥对峙,苏格兰人占据了地势较高的北边,英军则在南岸驻扎。

1297年9月11日,迫于财政压力的英军不顾苏格兰的地形优势盲目发动正面进攻,借助英格兰,威尔士长弓手的掩护,英格兰骑兵很快突破华莱士的桥头防线,但由于后续步兵无法及时跟上导致华莱士能够从容组织反击,他指挥苏格兰长矛手从高地向斯特灵桥发动冲锋,后续步兵堵住骑兵后撤去路,而苏格兰长矛方阵的步步逼近迫使英格兰骑兵陷入绝境,斯特灵桥的突然断裂使英格兰人彻底失去了胜利的可能。

斯特灵桥一战,苏格兰歼灭了几乎全部的英格兰骑兵主力,随后华莱士拿下约克郡,这个时候爱德华才不得不正视自己的这个对手。于是从威尔士,英格兰抽调主力北上作战。苏格兰人在华莱士的指挥下撤回本土作战,华莱士选择在中部城市福尔柯克与英军决战。1298年,爱德华亲自指挥英军发动进攻,面对苏格兰人引以为傲的长矛方阵,爱德华指挥骑兵从两翼包围了苏格兰军,限制了苏格兰步兵的后退,缺乏远程武器的苏格兰人只能眼睁睁看着灵活的英格兰骑兵在自己的四周完成包围。随后大批长弓手在战场上的出现预示了华莱士和苏格兰人最终命运,以重步兵为主的苏格兰军被骑兵关在平原上动弹不得,而从天而降的箭雨让苏格兰人成为了长弓手绝佳的射击目标。箭雨过后英格兰骑兵杀入方阵,苏格兰军瞬间瓦解,华莱士本人拼死逃离战场,但随后被部下出卖,1305年被绞死在威斯敏斯特。爱德华一世残忍地将其分尸,以儆效尤。

威廉·华莱士作为13至14世纪初苏格兰反抗英格兰的英雄,在不列颠乃至世界历史上留下了重要的篇章,作为苏格兰自由的象征,一直到今天为止,华莱士和他的伙伴们仍然在全体苏格兰人心中犹如神一般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