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for:
外媒:沙特阿拉伯发现人类足迹 可追溯至12万年前

参考消息网9月17日报道 据法新社华盛顿9月16日报道,大约12万年前,在如今的沙特阿拉伯北部,一小群智人在一个浅水湖边停下来饮水和觅食,那里也是骆驼、水牛和比现在任何种类都大的大象经常光顾的地方。

这些人可能猎杀了大型哺乳动物,但他们没有停留很长时间,而是把这个水坑作为漫长旅程的歇脚点。

研究人员发表在《科学进展》杂志上的一份新研究报告中重现了这一细节。此前在内夫得沙漠发现了古老的人类和动物足迹,为我们了解古代祖先在走出非洲时采取的路线提供了新线索。

如今,阿拉伯半岛的特征是大片的干旱沙漠,对早期人类和他们猎杀的动物来说是不适宜居住的。

但过去十年的研究表明,情况并非一直如此由于自然气候的变化,那里在一个被称为“末次间冰期”的时期出现过绿色和湿润得多的环境。

研究报告的共同作者、伦敦大学皇家霍洛韦学院的理查德克拉克-威尔逊解释说:“在过去的某些时期,目前占据半岛内部的沙漠变成了有着常年淡水湖和河流的广袤草原。”

报告的第一作者、马克斯普朗克化学生态学研究所的马修斯图尔特说,这些足迹是他2017年在博士研究生的田野调查期间发现的,当时一个被称为“阿尔”(阿拉伯语的意思是“痕迹”)的古老湖泊的上覆沉积物受到了侵蚀。

他说:“足迹是一种独特的化石证据,因为它们是及时的快照,通常展现了数小时或者数天,我们往往无法从其他记录中获取如此清晰的东西。”

人们借助一种被称为光释光用光照射石英颗粒,并且测量它们释放的能量的技术测定这些足迹的年代。

总之,在发现的数百个足迹当中,有七个被确定为人类足迹,其中有四个(鉴于它们的相似方向、彼此的距离和大小差异)被解释为两、三个人结伴旅行。

研究人员认为,这些足迹属于解剖学意义上的现代人类,而不是尼安德特人,依据是,据了解,我们已经灭绝的近亲当时并不存在于大中东地区,这也是基于从足迹推断出来的身高和体重。

斯图尔特说:“我们知道人类在这些动物在场的时候光顾了这个湖泊,而且,对这个地区来说不寻常的是,没有发现石制工具。”这意味着人类没有长期定居在那里。

“这些人光顾湖泊似乎是为了寻找水资源,而且碰巧和动物同时觅食”,很可能也在捕杀动物。

大约40万年前在附近的黎凡特地区灭绝的大象会是特别诱人的猎物,而且它们的存在也表明还有其他丰富的淡水资源和绿色植物。

除了足迹之外,还发现了大约233块化石,很可能是食肉动物被阿尔湖的食草动物所吸引,就像如今在非洲大草原上的情形一样。

斯图尔特说,以前人们知道早期人类通过希腊南部和黎凡特地区扩散到欧亚大陆,一路利用沿岸资源,但这些新研究表明,“沿着湖泊和河流的内陆路线可能”也“特别重要”。

该报告的资深作者、马克斯普朗克人类历史学研究所的迈克尔彼得拉利亚还说:“大象和河马等大型动物的存在,加上开阔的草原和丰富的水资源,可能使阿拉伯北部成为了对在非洲与欧亚大陆之间迁移的人类特别具有吸引力的地方。”(编译/葛雪蕾)

沙特阿拉伯创始人是如何把淡水引入吉达并开创一个现代王国

乍一看,17500英镑对于一个小小的红色人造革钱包来说似乎是一个过高的价格,这个钱包只有15×20厘米长,日期为1948年12月,上面印有看似毫无意义的传说“吉达城供水”。

但是实际上,作为沙特阿拉伯成立初期最重要的基础设施项目之一的独特记录,钱包(其中包含五张历史上重要的手工着色的地图和计划)是在转型过程中关键时刻的无价纪念品。王国变成了现代国家。

在1947年的就职典礼上,阿什玛维代表他的雇主、英国盖里特利律师事务所(Gellatly, Hankey & Co.)向沙特王储、王国创始人伊本•阿卜杜勒•阿齐兹(Saud bin Abdul Aziz)之子提交了该计划。盖里特利律师事务所为国王监督了该项目。

图纸由伦敦交易商彼得·哈灵顿出售,该书商长期以来专门研究来自中东或与中东有关的稀有书籍,以及罕见的“阿兹齐亚供水历史”和“水源一瞥”的副本,并于1972年出版。

彼得·哈林顿珍稀图书公司的专家研究员拉斐尔·科马克认为,红色钱包里的这些文件的真正意义在于,它们表明了伊本·沙特决心提高王国初期前往汉志朝拜者的生活质量。

“在石油出现之前,新沙特王国依赖于麦加朝圣的收入,”科马克告诉阿拉伯新闻,“因此,改善朝圣者在哈吉的设施是至关重要的。”

伊本沙特继承了19世纪奥斯曼帝国的一套摇摇欲欲的供水系统,该系统从瓦兹里亚(Al-Waziriya)的水井中取水,还有一个以煤为燃料的海水冷凝器,其主要受益者是该市的外籍人士社区,以及那些能够负担得起高昂水价的人。

吉达是成千上万朝圣者的主要入境口岸,他们每年前往圣城麦加。根据1937年英属印度办公室公布的记录,1934年有25291名朝圣者从海路到达汉志,其中绝大多数人在吉达登陆。

在这里,海水冷凝器、通常是停滞的雨水蓄水池和数量有限的井水供应不足,无法满足朝圣者的需求。

一些水从瓦兹里亚(Al-Waziriya)的泉水流出12公里,但在1933年秋天的测试发现,管道“腐烂,被碎屑堵塞”,“水抵达城镇的蓄水池时,已受到严重污染。”

在奥斯曼帝国日益贫困的几十年中被忽视之后,汉志的哈希姆人与内志的沙特人之间发生了数年的冲突,吉达的供水陷入困境。

伊本·沙特最终在1925年击败了侯赛因短暂成立的汉志王国的军队,将该地区并入内志王国,形成了沙特阿拉伯。

从那一刻起,吉达的命运开始发生变化,成千上万的船载朝圣者的朝圣之旅也开始发生变化,他们通过朝圣的港口前往麦地那和麦加。

根据“盖拉特利”(Gellatlys)的说法,伊本·沙特统治的最初结果是1962年帮助伊本·沙特实现远见卓识的英国公司的历史,结果是,“吉达周围地区的通俗性下降……朝着麦加和麦地那的朝圣之路得以实现对旅行者来说是安全的”和“法律变得坚定而统一”。

据《公司历史》的作者乔治·布莱克(George Blake)称,“将伊本·沙特尊为征服者和具有令人印象深刻的正统宗教信仰的人的结合体”。该公司自1884年起就在红海两岸开展业务。

但国王也要表明“他的资格有更大的意义,因为他寻求改善他的国家相对于世界其他国家的繁荣和地位。”

自19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盖拉特利的众多企业中就有一家为吉达朝圣贸易服务的船运公司,国王对这家公司很熟悉。

1884年:奥斯曼帝国当局开始了一项为期三年的工程,将水从Al-Waziriya的一口井输送到吉达。它很快就被那些从吉达缺水中获利的水箱主人破坏了。

1942年:对王国自然资源的第一次系统调查发现,在瓦迪法蒂玛(Wadi Fatima)的吉达以东的山麓有一处淡水水源。

1946年:伊本·沙特下令实施一项雄心勃勃的新水利计划,该计划于1947年朝觐前完成。

自1880年代中期以来,该公司在喀土穆和红海沿岸的吉达,苏阿金,苏丹港,马萨瓦和托卡都经营着多个办事处,并在吉达经营了一个商队(供朝圣者乘骆驼商队使用的休息室)。同时,作为运输代理商,它促进了朝圣者在海上的运输。

1925年,伊本·沙特吞并了汉志,在其统一统治的最初几年里,它也发挥了关键作用。

在1933年石油开采之前,政府的大部分收入来自海外朝圣者的流动,这是不稳定的收入来源,经常受到沙特阿拉伯无法控制的事件的影响,当艰难时期,盖拉特利的人款越过伊本·沙特在那里安排贷款。

因此,当国王在1946年选择该公司在一个重要的基础设施项目中扮演关键角色,这对麦加朝圣的未来至关重要时,并不令人惊讶。

国王决心让吉达拥有现代化的供水系统,这不仅会为朝圣者前往圣城的道路提供便利,也会使吉达焕然一新,使它成为今天这样一个充满活力的大城市。

虽然吉达是离麦加圣城最近的港口,但在广泛的航空旅行出现之前,它是朝圣者的天然门户,但缺乏淡水一直阻碍着城市的扩张和朝圣行业的发展。

这两家公司都被当地有权势的商人集团挟持,他们在城市周围维护水箱,并对肮脏物品收取高昂的价格。

1884年,奥斯曼帝国政府开始实施一项计划,将水从12公里外的瓦济里亚(Al-Waziriya)的一口井中输送到吉达。

根据2015年10月发表在《社会与历史比较研究》杂志上的一篇论文,3000名男性花了三年多时间完成了这个项目。

吉达在1888年竣工后,写了作者爱荷华州立大学奥斯曼帝国晚期和近代中东历史的专家迈克尔·洛(Michael Low)的话,“吉达有一个新的观赏喷泉,一个沐浴池,一个水库和一个分配水库,看来这座城市已经从其蓄水者手中被拯救了。”

“春天的迅速衰落不是工程故障;当地的水罐业主被禁止出售雨水,他们策划了一个阴谋,通过故意堵塞水管来‘抵消’吉达新供水系统的好处。”

奥斯曼帝国政府无奈之下转向了昂贵的海水过滤机,其中有两台是1907年为吉达和延布订购的。

到1911年,这两家公司都开始运营,但“当沙特人在1925年征服了短暂存在的哈希姆王国时,他们继承了吉达长期存在的水问题。”

仅提供该市日常需求的一小部分的淡水“经常遭到服务中断。” 煤炭短缺是由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盟军禁运所致,然后是1924年至1925年在海加兹的战斗所致,导致柴火被用作吉达冷凝器的动力,该冷凝器受到不可挽回的破坏,终于在1927年崩溃。

1926年和1927年,伊本·沙特(Ibn Saud)进口了两台新机器,但是蒸馏水仍然是昂贵的奢侈品,超出了许多人的承受能力,“沙特领导人迫切希望拯救吉达摆脱对冷凝器和储罐水的依赖。”

一名美国地质学家在1931年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在汉志地区“没有地质证据证明自流井存在的希望”,但伊本·沙特拒绝放弃。

最后,在1942年,一个美国农业代表团对沙特王国的水、地质和农业资源进行了第一次系统的调查,并在城市以东40到65公里的瓦迪法蒂玛山麓中发现了淡水水源。

调查人员得出的结论是,新发现的水源“足以缓解吉达的长期水灾”,,伊本·沙特向英国公司盖拉特利(Gellatly)寻求帮助。

“关于这个项目有趣的事情之一,”专家科马克解释说,“是阿卜杜勒·阿齐兹亲自推动的,为了在1947年的朝圣期间改善水安全。”

盖里特利律师事务所随后任命英国土木工程公司D. Balfour & Sons设计并主导该项目,当地承包商和阿卜杜拉•负责挖沟,总部位于开罗的埃及公司负责铺设水泥管道。

1946年11月21日,戴维·罗斯·鲍尔弗(David Ross Balfour)被选为他父亲公司的项目负责人,抵达吉达。红色人造革箱中出售的精美图纸显示,阿布·舒伊布,离城市最近的那口井,是第一个被连接起来的,它的水在1947年11月15日到达吉达。

仅仅三天之后,沙特王储就主持了一场庆祝活动。1953年,沙特王储继承了他父亲的王位。数百名当地和外国政要出席了庆祝活动,其中包括诵读《古兰经》、演讲、诗歌、枪声和沙特达科塔飞机编队的飞行表演。

在接下来的几年中,其他井中的水也增加了流量-1950年12月达到了满负荷生产能力-该项目的影响既迅速又引人注目,这是乔治·布莱克(George Blake)1962年盖拉特利(Gellatly)历史记录中一段丰富多彩的段落。

“吉达,部分由于新的和美妙的水供应,现在已经突破了它的古老的墙壁,”作家布莱克写道,就在15年前,伊本沙特的变革性的水厂历史性的开幕式。“他们确实是作为丰饶之角的受害者倒下的。”

在目前展出的四份规划文件中,最有趣、最具历史意义的可能是吉达的一份规划,该计划可追溯至1947年。

它以1:2500的比例绘制,展示了一个如今已不复存在的城市的重要历史细节,包括建筑和街道的紧密布局,这些建筑和街道仍然被一些16世纪的城墙所包围。

随着城市开始迅速扩张,在从瓦迪·法蒂玛(Wadi Fatima)最终流入吉达的那一年开始,这些城墙将被拆除。

作为一种奇怪的副产品,伊本•沙特为吉达寻找水源的行动中,还导致另一种自然资源的发现——这种资源改变了沙特阿拉伯的命运。

1930年,应伊本·沙特的要求,纽约实业家和阿拉伯学家查尔斯·R·克兰(Charles R. Crane)亲自前往吉达考察水的问题。随后,克兰派出他的首席地质学家和工程师卡尔·特威切尔(Karl Twitchell)对汉志的水资源进行调查。特威切尔曾在也门从事过一个类似的项目。

不幸的是,这项由特威切尔在1931年4月进行的调查发现,“没有任何地质证据可以证明有人们希望的自流井。”

爱荷华州立大学奥斯曼帝国晚期和近代中东历史的专家迈克尔·洛(Michael Low)表示:“沙特人感到失望,但并不畏惧。

由于认识到依靠朝圣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不稳定性,他们要求特威切尔探索其他可能的收入来源”——因此,在汉志河中寻找水源开启了石油变革性奇迹的大门。

特维切尔认为,阿拉伯半岛可能有大量的石油,而其余的,正如他们所说的,都是历史。

1931年,伊本·沙特要求这位地质学家对阿尔-阿赫萨(Al-Ahsa)和阿拉伯海湾海岸进行调查,正是在那里,美国人“发现了丰富的石油资源,最终确保了沙特阿拉伯的全球影响力。”

现在保存在普林斯顿大学图书馆的特威切尔的文件显示,伊本·沙特担心大幅度减少朝圣者的数量会使大萧条破坏他的发展计划。

1932年,他要求特维切尔(Twitchell)寻找美国投资者,以资助石油勘探。1933年5月,沙特阿拉伯向加利福尼亚州标准石油公司(Standard Oil Company)授予了特许权,这是建立阿拉伯美国石油公司(Aramco)的第一步,今天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公司。

不过,洛特在2015年《社会与历史比较研究》杂志上写道,“这并不意味着石油立即成为沙特阿拉伯的头等大事。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沙特可再生能源资源地图集正式发布

12月18日,沙特阿卜杜拉国王原子与可再生能源城(K.A.CARE)主办的“沙特可再生能源资源地图集发布会”在沙特首都利雅得的Al Faisaliah酒店举行,来自沙特国内外的可再生能源行业人士参与了此次发布会,参与人数大大超过预期。来自政府、公共事业公司、科研院所和产业界的数百位人士出席了当天的会议,沙特水电部长Abdullah al-Hussayen、K.A.CARE总裁Hashim Yamani、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科技城(KACST)总裁Mohammed Al-Suwaiyel共同宣布了沙特可再生能源地图集的正式发布。

在经过几个月的努力后,沙特可再生能源资源环境测量和监控项目(RRMM)最终得以成功完成,目前其已经在可再生能源资源地图集门户网站上可以查询:可再生能源资源地图集门户网站,该网站可具体查询到每个监测点的数据,并可与卫星数据进行对照。

过去,对沙特太阳能市场感兴趣的光热发电企业只能依靠卫星数据掌握沙特具体电站拟选址地区的光照资源情况,有了RRMM项目的成功实施,此后将可以通过真实的地面测量站的数据,掌握更精准的光照资源和气象资源数据。K.A.CARE为此建立了这一全面精确的可再生能源资源数据监控系统,将更真实地测得沙特各地的太阳能辐照数据、光谱数据、风速、空气湿度和沙尘以及大气条件等重要的气象和环境数据。

除了更为全面精准的动态太阳能数据之外,该地图集还包含了沙特的电网分布、道路分布和环境保护区分布、人口密度、海拔高度和土地倾斜度等翔实数据。虽然以每年、每月、每天的平均数据为标准收集的太阳能资源数据已经可以被公众所接受,但该地图集精细至每小时甚至到每分钟级的按时间排序的动态数据也将以数据共享的模式对外分享。

沙特太阳能产业协会创始人Browning Rockwell表示,“沙特可再生能源资源地图集是沙特太阳能产业发展阶段的重要一步,这一数据集是政府为沙特太阳能项目开发提供的第一个重要的参考工具。”Rockwell还表示,“太阳能项目开发需要不少组件设备厂商的参与,但这一数据地图集也是项目开发链中的重要一环,这一工具对光伏发电项目和光热发电项目的开发来说都是十分重要的参考工具。”

根据K.A.CARE相关人士的介绍,该地图集的数据可以被轻易地映射、用于生成你所需要的曲线图,在某些情况下,可以下载数据导入到一些项目中以支持电站的选址和可行性研究工作。这对整个光热发电产业链从项目开发商到设备制造商、投资商、融资商和研究人士等都将产生价值。

Abengoa在当天的发布会上表示,资源数据的实用性对降低电站开发的不确定性、帮助优化电站的设计、更深入地理解具体项目的能源输入输出有很大的帮助。

的确,该资源地图集将很好地帮助开发商在沙特进行太阳能项目选址,确定最佳的项目选址、更好地进行电站的运行和维护,甚至预见可能发生的电力中断的时间点。“对于融资商而言,该地图集则可以指导他们作出更加健全可靠的财务决策”,德意志银行如是认为。另外对于技术开发人员而言,该地图数据将帮助他们更好地开发适合沙特本土的太阳能技术。

沙特也有一些其它的一些太阳能辐照数据,如依靠KACST在1998~2000年建立起来的12个地面观测站测得的实际监测数据,美国宇航局(NASA)的水平面气象和太阳能辐射数据(SSE),全球环境基金GEF和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开发的太阳能风能资源评估(SWERA)数据等。

但一项由K.A.CARE于2013年支持的研究结果表明,SSE和SWERA提供的日均DNI数据与KACST实测的历史数据相比,SSE数据与其相差5%左右,SWERA数据与其相差20%左右。这些数据明显不够可信,难以支持沙特未来大规模的太阳能发电项目开发的需求。

Masdar研究院可再生能源地图评估中心总监Hosni Ghedira博士是当天会议的发言人之一,他表示,“太阳能地图项目的其中一个主要的目标是弥补现有的少量的地面测量站的数量与各地区未来快速发展的太阳能项目部署对数据的需求之间的矛盾,为项目开发商和项目投资商提供可靠的现成的太阳能辐照数据支持。”

为了支持太阳能发电技术的大规模应用,吸引资本向太阳能发电行业聚集,沙特需要一套翔实的、受银行认可的太阳能资源数据,精确的空间分布数据对于考量项目的具体选址至关重要。Ghedira博士称,“当前项目开发商面临的其中一个重要挑战是在太阳能电站的规划和设计阶段,缺乏长期的可靠数据支撑。”

大多数的现有模型应用于具体特定区域的数据对太阳能辐照的估值过高,特别是DNI数据。DNI正是光热发电项目开发最重要的参考数据,对DNI的错误预测将对光热发电项目的收益能力和经济可持续性造成严重影响。

Ghedira博士补充称,“太阳能辐照数据的精确度不高的主要原因之一是所采用的监测方法或设备没有能力充分地测到太阳能辐照因频繁的沙尘天气而造成的数据偏差。”

仅仅不到一年时间,K.A.CARE就成功地在沙特各地安装了43个太阳能辐照监测站,而在未来,其还将继续安装更多的监测站,总计数量将达到150个,其中74个将在2014年3月之前完成部署。

这些监测站组成的监测网络将监测各地的水平面总辐射(GHI)、法向直接辐射(DNI)、散射水平辐射(DHI)和气溶胶光学厚度(AOD)这些关键数据。灰尘沉积和太阳能光谱数据对光热发电也是比较重要的,在部分站点也可测得。

该网络中的所有数据在收集之时和发布之前都要被确认是高质量的可靠数据。其太阳能资源数据主要有两种来源:地面测光站实测数据和经过与历史基准数据对照的卫星数据。测光站的日太阳能全辐照数据可以曲线图的形式呈现,卫星数据以每月和每年的平均数据呈现。

美国可再生能源实验室NREL和美国Battelle研究院给予了RRMM项目重要支持,其帮助进行了测光站的安装分布研究,以设定哪些具体地点需要安装测光站。他们同时也帮助提供站点选址、安装,并对当地工程师进行相关培训。

测光站的选址反应了沙特的气象学和地理环境的多样性,整体上看,这些测光站被分布于沙特太阳能资源最为丰富、地形复杂或辐照资源分布梯度较大的地区,以及距离电网接入点和负荷中心较近的地区。其中有不少测光站被安装在大学校园、技术研究院、海水淡化厂和其它一些K.A.CARE的合作站点。地图集的使用者可以选址其需要的站点,手动过滤这些动态的太阳能资源数据。

K.A.CARE指出,这些太阳能测光站组成的监测网络数据将随着网络的部署和卫星数据进行整合,每一个新安装的测光站的数据都需在其稳定运行一个月后再被采集入该网络。

迪拜行业咨询公司Access Advisory管理总监Reda El Chaar表示,“该地图集的演变还需要一定时间,这不是一项静态的一成不变的工作,其将随着行业的发展不断发展而变得更加翔实精确,其将为沙特的项目银行可融资性(bankability)作出重要贡献。”

在未来几年,这一数据库还将支持众多的模型和预测项目。比如,监测网络的数据将被用于提高卫星数据模型的沙尘预测能力。

可再生能源资源地图集在全部完成后,将不仅仅包括太阳能资源地图数据,同时也将包括风能、地热能和废弃物可利用能源的分布数据。

沙特的光热发电项目招标一度延迟至今都尚未启动,但从沙特可再生能源地图集的发布可以看出,沙特正在为其25GW的光热发电发展规划一步步地作出脚踏实地的努力,该地图集的重要意义将在未来即将展开的项目招标和实施进程中得到真实体现!

1、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储能网:xxx(署名)”,除与中国储能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储能网)”的作品,均转载与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但并不代表中国储能网赞同其观点、立场或证实其描述。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版权问题与本网无关。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以及引用的图片(或配图)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涉及版权问题,可联系我们直接删除处理。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