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for:
土耳其随时崩溃埃尔多安最后一年做了个东西方都想不到的决定

在网上一直流传着一句调侃土耳其的段子,国中土耳其,狗中哈士奇。很多操作,是你想都想不到的。比如在对希腊作战中,自己空军“偷袭”自家海军。去抗议荷兰,却把法国大使馆砸了。而就在日前,这个还有着帝国梦的土耳其,却突然做了一个东西方都想不到的决定。

综合各媒体了解到的情况,因为西方的针对性制裁,土耳其货币“里拉”持续暴跌,外加俄乌冲突导致的能源问题,土耳其的通货膨胀率,直接飙升到80%,几乎是美国的10倍。眼见着经济随时崩溃,土耳其随时陷入混乱,一向被外界调侃为“埃苏丹”的埃尔多安,宣布土耳其央行,进行降息,一降就是100个基点。

这个行为,直接让全球经济人士,目瞪口呆,也震惊了整个西方经济学。见过乱来的,没见过这么乱来的。

如今土耳其的通货膨胀率,已经达到了79.6%。而土耳其又进行降息,就是搞负利率,意味着你把钱放银行,一年之后,相当于损失了66%以上,这套操作,土耳其民众谁还会继续把钱放银行呢?社会上流通的钱多了,物价进一步上涨。再后面就可以直接当“柴火”烧了做饭了。

事实上,央行升息降息,本身是一个国家央行根据本国经济情况做出调整的正常操作。但问题就出在,不论是东方国家,还是西方国家,应对通胀的手段,都是央行加息,将社会上闲散的资金,收拢,减少物价持续上涨,控制通胀。这个操作,基本是西方经济学的常识,也是国际通用手段,美国人最近在这么干,英国人也在这么干,而早些时候,中国人同样是这么做的。怎么到了土耳其,居然反着来呢?彻底放弃治疗了是吧?

最有意思的是,土耳其央行的行长,也不是什么混子或者不学无术的政治流氓,埃尔多安这么搞,肯定不行的,于是第一时间站出来拒绝。但问题是,你不同意,埃尔多安就换人啊。一连撤了3任央行行长,和一大批出来阻止的财政官员。终于,碰到一个怕死的,把命令推行下去了。

而埃尔多安面对国内外海量的质疑,却十分粗暴地解释为,西方那一套都是骗人的,我们不能加息,反而要继续加息。面对这个解释,外媒诸如《法新社》《金融时报》《》等,先后对此事发表评论,无一例外都是“感到震惊”。有西方经济学家甚至得出一个“结论”,土耳其这是在挑战整个西方经济学经典。

有观察人士就认为,埃尔多安这个行为,属于典型的“赌徒心态”。土耳其目前的通货膨胀,已经在世界上“傲视群雄”。反正都通货膨胀到这个程度了,再通胀也没什么区别。当数值多到一定程度之后,多一个0,少一个0,也没啥区别。不如赌一下,高通胀下,反其道而行之,拼命降息,逼着土耳其所有人将钱拿出去用,去投资。万一把出口搞起来了呢?再者,埃尔多安明年就到任期了,反正就剩最后一年。土耳其搞烂了就烂了,烂摊子也是下一任总统的事情。(听风吹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美国警告土耳其:买俄罗斯S-400就不交付F-35;埃尔多安:美国的建议不如S-400好

土耳其外长卡武什奥卢13日表示,土耳其不会放弃购买俄罗斯S-400导弹防御系统的决定,尽管美国警告称,这将导致土耳其被排除在F-35战斗机项目之外。

几个月来,北约盟国一直在土耳其购买S-400战机的问题上公开争吵。华盛顿说,这可能会引发美国的制裁。

美国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上星期致信土耳其国防部长,警告说,如果土耳其不改变安装防空系统的计划,土耳其将退出F-35战机项目。这是土耳其对这封信的第一次直接回应。恰武什奥卢说,没有人能给土耳其下最后通牒。

他说:“土耳其不会因为这类信件而放弃自己的决定。“土耳其购买了S-400,它将被交付并驻扎在土耳其。”

S-400战机与北约的防御系统不兼容,华盛顿说,这将危及土耳其也计划购买的F -35战机。土耳其已经提议盟国成立一个工作组来评估S-400的影响,但尚未收到美国的回应。

恰武什奥卢13日重申了土耳其要求成立联合工作组的呼吁。他说,两国专家应该共同评估美国的关切。

12日,土耳其总统塔伊普·埃尔多安表示,土耳其已与俄罗斯达成协议,系统将于7月交付。俄罗斯表示,将于7月开始交付这些系统。

埃尔多安还表示,安卡拉将对其从F-35计划中撤出的可能性提出质疑,并要求那些将土耳其排除在外的人承担责任。土耳其总统发言人卡林在安卡拉举行内阁会议后说,他希望F-35战机的问题不会升级为国际问题,并补充说,土耳其将接收这些战机。

卡林说:“F-35战机是土耳其的权利,肯定会交付给我们国家。”他说:“我们希望美国尽快改变以S-400为借口永久损害双边关系的立场。”

卡林还说,埃尔多安和俄罗斯总统普京计划在日本举行的20国集团峰会上会晤,预计埃尔多安还将在日本会晤美国总统川普。

美国威胁要根据《制裁法案》(CAATSA)对安卡拉实施制裁,该法案旨在打击美国的对手。

尽管土耳其对美国的警告不予理睬,但华盛顿表示,正在与土耳其政府就出售其竞争对手雷声公司爱国者防御系统进行磋商。但是,埃尔多安表示,美国的提议“不如S-400好”。土耳其国防部长阿卡尔说,土耳其正在努力对沙纳汗的信作出回应,这封信将在几天内送到土耳其。

土耳其国防部表示,部长们随后在13日进行了电话交谈,并讨论了这封信,并补充称,阿卡尔在通话中“强调了不符合联盟精神的不当措辞”。

卡林星期四重申,沙纳汗给阿卡尔的信不符合北约盟国之间的联盟精神,并补充说,他已经和川普的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讨论了这个问题。

以色列国防部副部长本-达汉说,土耳其和美国之间的紧张关系可能有助于加强与以色列的关系,并促进以色列参与F-35项目。

“也很有可能……以色列将在F-35战机的框架内获得另外一部分战机以及其他部分战机,这些战机本来应该被转移到土耳其的工厂。”

孙兴杰:埃尔多安要当土耳其实权总统

最近,土耳其总理达武特奥卢宣布将在近期辞去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党主席的职位,这也意味着他的总理生涯将终结。当了20个月总理,稍微建立起国际声望的时候,他非常识趣地离开了,因为总统埃尔多安已经容不下一个“独立自主”的总理了。达武特奥卢之后,埃尔多安将成为土耳其现代历史上最有分量的总统和实质上的总理。

2014年埃尔多安卸任总理之后,成为土耳其第一位直选总统。虽然土耳其是议会制,总统理应是虚位元首,但是事情在埃尔多安那儿发生了变化。当埃尔多安当总理的时候,世人并不知道土耳其总统是谁;当他当了总统的时候,世人也不知道土耳其总理是谁。从2004年当总理以来,土耳其越来越打上了埃尔多安的个人色彩。政治人物和政治制度之间的辩证关系在埃尔多安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强势的政治家可以调整甚至重新塑造权力运作的方式,弱势人物则受制于制度。显然,埃尔多安是一个变革型的强势领袖,而且他也非常渴望“给我二十年,给你一个强大的土耳其”。

如果埃尔多安能够连任,可以执政到2024年,不但跨越了土耳其的一百年(1923-2013),也能够成为媲美普京的领导者,形成一个埃尔多安时代。然而,在现有的制度框架之下,总统并不能名正言顺地执政,即便达武特奥卢是埃尔多安的追随者和接班者,也不能让总理变成总统的“秘书”。达武特奥卢,也是一个有政治理想的人物,在担任外长的时候,与埃尔多安的配合还是非常不错的。可等到达武特奥卢上任总理之后,他的角色以及与埃尔多安的关系需要重新调适与校准,比如国内的反腐败问题涉及埃尔多安的亲属,以及外交战略的方向等。归根结底,这个被比喻为土耳其版的“梅普组合”没有运转一个任期就夭折,根子在埃尔多安根本不甘于做一个只负责签署法令的虚职总统,而是要当实权总统。

目前在土耳其,修改宪法得到了多数人的支持,但是支持总统制的人则少得多。正发党虽然占议会多数席位,但是距离三分之二多数还有些差距,未来可能会通过全民公决的方式实现总统制。事实上,达武特奥卢的下台似乎进一步证明了埃尔多安集权的野心。就未来而言,土耳其能否实行总统制并不是重点,关键在于土耳其的政治制度能否约束埃尔多安的“政治抱负”,而制度的最大必要性在于约束权力,给选民以安全感。无论是否能够实行总统制,埃尔多安已经成为实权总统,而刚刚与达武特奥卢建立起比较稳定合作关系的欧盟,将不得不重新调整对土耳其的外交政策。客观来说,埃尔多安越占据权力中心,土耳其离欧盟越远。

埃尔多安:土耳其将继续与巴勒斯坦保持长期稳固的关系

8月23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右)在首都安卡拉与到访的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举行联合记者会。新华社发(穆斯塔法·卡亚摄)

新华社安卡拉8月23日电(记者王腾飞)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23日表示,土耳其将继续与巴勒斯坦保持长期稳固的关系,土耳其与以色列在外交关系上的进展不会减弱其对巴勒斯坦事业的支持。

埃尔多安23日在首都安卡拉与到访的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说,土耳其与以色列在外交关系上的进展不会使土耳其对巴勒斯坦事业的支持力度下降。土耳其反对任何意在改变耶路撒冷地位的行动,并向以色列表明了这一态度。

阿巴斯表示,他坚决反对暴力与,感谢土耳其始终坚定地与巴勒斯坦人民站在一起。阿巴斯于22日抵达土耳其进行为期3天的访问。

本月17日,土耳其与以色列宣布恢复外交关系,双方将重新互派大使和总领事。

2018年5月,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巴勒斯坦多个城市因此爆发抗议,抗议者与以军发生冲突致使大量巴勒斯坦人死伤。土耳其随后分别召回驻以和驻美大使,并驱逐以驻土大使和驻伊斯坦布尔总领事。今年3月以总统赫尔佐格和土总统埃尔多安在安卡拉举行会晤,5月土外长恰武什奥卢访问以色列,双边关系出现迅速恢复势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