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书亚VS小鲁伊兹二番战为何落户沙特阿拉伯?

约书亚VS小鲁伊兹二番战终于敲定了,时间为12月7日,地点不是英国的卡迪夫或温布利,不是美国的米高梅或者麦迪逊,也不是墨西哥的蒂华纳,而是距离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16公里的耶的一个户外场馆。由于场馆位于沙漠边缘,此战被命名为“沙丘之战”。

约书亚爆冷被鲁伊兹7回合TKO后,他们的二番战何时上演一直是拳迷关注的焦点。两位拳手没有让大家等太久,约书亚希望尽快把曾经属于自己的一切夺回来,鲁伊兹也希望尽快用另外一场大胜加强自己顶级重量级拳手的地位,对于二番战他们已经迫不及待了。

毫无疑问,考虑到约书亚此前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考虑到一番战的爆冷程度,考虑到事关三条重量级拳王金腰带能否物归原主,这场二番战在媒体和拳迷中的关注度将大大超过一番战。

二番战敲定原本是一件让拳迷兴奋的事情,然而比赛地点出乎意料,致使业内对于比赛地点的关注和争议甚至已经超过了赛事本身。与此前约书亚比赛场馆动辄八九万观众的壮观场面不同,这次位于沙特的场馆是临时搭建的,仅能容纳15000人。

此前也有重大拳赛发生在欧美以及亚洲之外的地方,比如1974年阿里VS福尔曼的“丛林之战”就发生在非洲的扎伊尔,2001年刘易斯VS拉曼则发生在南非的高原,但是此次赛事举办地沙特不一样,这是一个有严重人权问题的国家。此外沙特领导的驻也门军事联盟还袭击医院、市场和房屋,给也门平民带来伤害。美国国务院领事事务局提醒在沙特的游客,要时刻提防由分子发动的导弹以及无人机袭击。

在沙特举办约书亚VS鲁伊兹这样重大的赛事,遭到了媒体以及拳迷的口诛笔伐,尤其是英国人权组织“”,该组织要求约书亚详细了解沙特的情况。“如果此战发生在沙特,将是当局炫耀他们严重受损的国际形象的又一次机会。”英国总部负责人菲利克斯强调。

近两年沙特频繁举办大型体育赛事,比如一级方程式赛车、欧洲高尔夫巡回赛等等,这些赛事对于提升其国际形象起到了积极作用。拳击比赛沙特也举办过,比如WBSS系列赛的决赛、阿米尔·卡汉VS比利·迪布,据悉那场比赛卡汉入账700万英镑,难怪赛后卡汉盛赞“沙特是一个神奇的国家,在那里比赛是一次神奇的经历”。

举办约书亚VS鲁伊兹是沙特当局提升国际形象计划的一部分,不过,对于拳击界来说,听起来可并不那么美好。约书亚的推广人赫恩已经预料到,比赛地点会引来诸多批评和争议,他解释说这场二番战与此前的“丛林之战”、“马尼拉震颤”等都是同一类型的,同样会引发巨大轰动,同样具有积极的历史意义。

赫恩强调,约书亚是国际巨星,他应该在整个世界范围内打比赛,除了英国、美国、沙特,今后他还会到中国以及尼日利亚等国家打比赛。而对于受到普遍抨击的沙特人权问题以及不良政治形象,赫恩很巧妙地避而不谈,说自己只是一个体育界人士,政治方面的事情太复杂,他并不关注。

赫恩是否真的不关注政治不得而知,但是有一件事他肯定关注,就是如何让拳赛商业价值最大化。约书亚的推广人是赫恩,鲁伊兹的推广人是汤姆·布朗,经纪人是艾尔·海蒙,这几位深谙拳击游戏规则以及运作之道的高手自然会对如何让赛事商业价值最大化进行了全方位考量,让比赛落户沙特是他们再三衡量利弊后做出的最优选择。

首先是两位拳手的薪酬问题,约书亚希望此战获得超过5000万英镑的收入,根据一番战前签订的协议,鲁伊兹的收入为约书亚的一半。这样的一大笔钱谁来掏呢?除了门票、赞助商、英国的天空电视以及赛事转播平台DAZN外,就是比赛场馆方面了(如果进行PPV售卖,还有PPV收入)。

其次就是比赛场馆的分歧,约书亚希望在自己的主场英国比赛,但是鲁伊兹坚决不去;鲁伊兹希望在自己的福地美国比赛,但是约书亚不同意,因为他在美国职业首秀就遭遇了滑铁卢,当然不是纽约的空气影响了他的发挥;鲁伊兹希望在墨西哥比赛,但是约书亚不同意。由此,只有落户一个中立国,这场二番战才可以促成。

中立国沙特的富商出资8300万英镑(约1亿美元),很好地把上述两个难题解决了,而且两位拳手以及参与各方所得比在世界上其他任何地方的任何场馆都要多,于是比赛就敲定了。

1亿美元把约书亚VS鲁伊兹二番战拉到了沙特临时搭建的场馆,足以看出金钱在拳击中发挥的作用。我们从来不否定金钱在其中的作用,从职业拳击的英文Prize fighting 中不难看出金钱是拳击运动的一部分,是这项运动得以生存和发展的血液。然而金钱固然重要,但它不是根本,根本是拳迷基础。没有拳迷的支持,一切都是空谈;没有拳迷的支持,拳击运动绝对不会有今天的局面。

石油储量和产量均居世界首位的沙特富得流油,完全有能力承办任何拳击赛事,但是它没有拳击历史,也没有拳迷基础,届时那15000个座位能否坐满?那些现场观众对于拳击的理解又能有多少呢?

此战如果发生在英国,英国拳击如今正处于蓬勃发展阶段,而且约书亚爆冷告负后,人们对他的兴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英国拳迷希望看到自己国家的英雄重新崛起,至少会有8到9万的拳迷到现场为其加油助阵。

如果发生在美国,此战也将受到广泛关注。对于约书亚来说,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不是很好吗?如果发生在墨西哥,考虑到拳击在墨西哥的受欢迎程度,加之鲁伊兹还是本国历史上第一位重量级拳王,所引发的轰动效应将会超乎想象。

可见,此战无论是发生在英国、美国,还是墨西哥,都将引发巨大轰动,极大地促进拳击运动的发展。

像约书亚VS鲁伊兹二番战这样的大战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然而1亿美元就把它拉到一个既没有拳击历史也没有公众真正对这项运动感兴趣的地方,简直是在“暴殄天物”。

对于有政治头脑的人来说,把这场比赛拉到沙特是一场闹剧;对于两位拳手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发薪日;对于推广人、经纪人等参与各方,这是一个有大把金钱入账的机会;对于拳击来说,则是一种伤害,因为失去了一个难得的发展时机;对于拳迷来说,这也是一种伤害,他们想到现场观看,不得不赶到“要随时提防” 的距离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16公里的迪里耶。

发生在沙特的约书亚VS鲁伊兹二番战,除了会给拳击以及推广人等带来美元外,还会带来其他什么积极正面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