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与希腊陈安

几年前去过希腊,在我的旅行影集中留下了很多名胜古蹟:奥林匹亚,阿波罗神庙,特菲尔剧场,赫尔墨斯雕像,帕台农神庙,狄俄尼索斯剧场……不久前去了一趟挪威,存入电脑的照片中有不少北国自然风光:峡湾,山岭,瀑布,森林,牧场,雪山……

尽管希腊和挪威都是王国,但这是两个很不一样的国家。一个在欧洲西北,一个在欧洲东南,一个靠挪威海,一个濒地中海,两国相距迢迢千里。挪威的面积比希腊大两倍,人口却少了一半。希腊以悠久的歷史和灿烂的古代文明自豪,挪威因拥有石油、森林、海产等自然资源而成了富国。

挪威没有加入欧盟,议会两次投票都决定不进欧盟大门,所以不接受欧元,我们去旅行得兑换挪威克朗。希腊则一心当欧盟成员,结果因种种原因债台高筑,违约不还,惹得欧盟国家很生气,甚至要逼其退出,希腊似乎还要赖?,不能“脱贫”,也就不愿“脱欧”。挪威恰恰相反,既无内债,也无外债,其人类发展指数、人权状况、生活标准、老人幸福度、男女平等度,在世界上均名列前茅,连续多年被联合国评为最适宜居住的国家。连挪威的同性恋者也比其他国家早几年享受合法婚姻。

可一到挪威,我们就觉得物价贵得惊人,譬如在纽约吃一客麦当劳只要六、七美元,可在奥斯陆要付相当于二十至二十五美元的钱。我就想,这种情况怎能是“最适宜居住”呢?后来在卑尔根“鱼市场”用餐时遇见一个中国东北小伙子,他在奥斯陆商学院求学,暑假来此打工,我就问他挪威物价那么高,为什么还说生活水平高?他答道,挪威人的工资很高,福利也好,所以一般老百姓不会觉得东西贵;譬如一个大学本科毕业生,在挪威可领两、三万克朗的月薪,合三、四千美金,在中国只有三、四千人民币,合五、六百美金。这样一比,差距就显出来了,挪威人确实不必为物价叫苦。后来我又查阅一些资料,了解到挪威和希腊都是福利社会,可两国人对福利的态度有所不同。希腊政府浪费、官员贪腐现象严重,政党和政客常用高福利允诺争取选民,结果整个社会福利名目繁多,额外奖金五花八门。你会电脑?发奖,你会说外语?发奖。全国公务员人数过多,政府工资拨款巨大,退休金之多又超过别的国家,而公务员去世后,其未婚或已婚子女居然还可继续领取其退休金。人们普遍反对紧缩政策、节约措施,一旦福利有所削减,就上街抗议,甚至暴动。还有很多人缺少社会责任感,不愿交税,能逃则逃,能避则避。挪威则迥然不同。挪威政府的廉洁程度,据说是全球数一数二,其经济管理稳妥,有规有矩,财政开诚布公,透明可信。社会保险制度完善,有全面的社会保障,有全民医疗保险,老百姓不必为生活忧虑,也信任政府,愿交重税,而且由于认识到福利是全民享有的权利,所以珍惜已有的福利,不会贪得无厌,总不知足。希腊与挪威的差异,有人用地域差别、天气寒暑来加以解释,说是地中海地区气候宜人,人们易懒惰,爱享乐;北欧人在严寒环境中长大,能吃苦,守规矩。这也许是一种因素,但上述情况似乎已可说明,一个国家状况的好坏,关键在于政治体制、政府政策和人的素质,否则,悠久歷史和古代文明也可能成为精神包袱,成为前进的障碍,以致停滞不前,甚至倒退落后。

我又浏览希腊的老照片,仍然喜欢那里的古蹟名胜,但这次拍摄的挪威峡湾的景色更使我感到新鲜,那布满树木、瀑布长流的山岭,那清澈、碧蓝、平静的海水,都让我觉得心旷神怡,也许哪一天我还会去奥斯陆、卑尔根、特隆赫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