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兴杰:埃尔多安要当土耳其实权总统

最近,土耳其总理达武特奥卢宣布将在近期辞去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党主席的职位,这也意味着他的总理生涯将终结。当了20个月总理,稍微建立起国际声望的时候,他非常识趣地离开了,因为总统埃尔多安已经容不下一个“独立自主”的总理了。达武特奥卢之后,埃尔多安将成为土耳其现代历史上最有分量的总统和实质上的总理。

2014年埃尔多安卸任总理之后,成为土耳其第一位直选总统。虽然土耳其是议会制,总统理应是虚位元首,但是事情在埃尔多安那儿发生了变化。当埃尔多安当总理的时候,世人并不知道土耳其总统是谁;当他当了总统的时候,世人也不知道土耳其总理是谁。从2004年当总理以来,土耳其越来越打上了埃尔多安的个人色彩。政治人物和政治制度之间的辩证关系在埃尔多安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强势的政治家可以调整甚至重新塑造权力运作的方式,弱势人物则受制于制度。显然,埃尔多安是一个变革型的强势领袖,而且他也非常渴望“给我二十年,给你一个强大的土耳其”。

如果埃尔多安能够连任,可以执政到2024年,不但跨越了土耳其的一百年(1923-2013),也能够成为媲美普京的领导者,形成一个埃尔多安时代。然而,在现有的制度框架之下,总统并不能名正言顺地执政,即便达武特奥卢是埃尔多安的追随者和接班者,也不能让总理变成总统的“秘书”。达武特奥卢,也是一个有政治理想的人物,在担任外长的时候,与埃尔多安的配合还是非常不错的。可等到达武特奥卢上任总理之后,他的角色以及与埃尔多安的关系需要重新调适与校准,比如国内的反腐败问题涉及埃尔多安的亲属,以及外交战略的方向等。归根结底,这个被比喻为土耳其版的“梅普组合”没有运转一个任期就夭折,根子在埃尔多安根本不甘于做一个只负责签署法令的虚职总统,而是要当实权总统。

目前在土耳其,修改宪法得到了多数人的支持,但是支持总统制的人则少得多。正发党虽然占议会多数席位,但是距离三分之二多数还有些差距,未来可能会通过全民公决的方式实现总统制。事实上,达武特奥卢的下台似乎进一步证明了埃尔多安集权的野心。就未来而言,土耳其能否实行总统制并不是重点,关键在于土耳其的政治制度能否约束埃尔多安的“政治抱负”,而制度的最大必要性在于约束权力,给选民以安全感。无论是否能够实行总统制,埃尔多安已经成为实权总统,而刚刚与达武特奥卢建立起比较稳定合作关系的欧盟,将不得不重新调整对土耳其的外交政策。客观来说,埃尔多安越占据权力中心,土耳其离欧盟越远。